谢瞻

谢瞻(约387—421)南朝朱陈郡阳夏人,字宣远。一曰名檐,字通远。善为文,辞采丰美,与族叔混、族弟灵运俱有盛名。初为桓伟安西参军。宋时,为中书侍郎,以其弟谢晦权遇日重,惊骇惧祸,乃自请降黜,为豫章太守。遇疾卒。

人物生平

谢瞻最初任桓伟安西参军,楚台秘书郎。他从小失去父母,婶娘刘氏抚养他很有恩情,谢瞻兄弟侍奉婶娘,如同对待亲生母亲。刘氏的弟弟刘柳调任吴郡太守,带着姐姐一同赴任,谢瞻不能违背他们的意愿,便辞去职务随同前往,在刘柳手下任建威长史。

不久,谢瞻任刘裕镇军、琅琊王大司马参军,又转任主簿,安成相,中书侍郎,宋国中书、黄门侍郎,相国从事中郎。他弟弟谢晦当时任宋台右卫,恩遇宠厚,权势显赫。谢晦从彭城回到京城接取家眷,一时宾客车马辐辏,填咽门巷。此时谢瞻正在家中,见到这种情景,很是惊骇,他对_说:你的名位还不高,而士人归趋竞到了这种地步。我们家一向以清淡谦退为家风,不愿干预政事,交游的人不过是亲戚朋友,而你竟然势倾朝野,这难道是家门之福吗?谢瞻于是用竹篱隔开门院,并且说:我不愿意见到这种场面。

等他回到彭城,就向高袓刘裕说:“我本来是寒素之士,父亲、祖父的官位也都没有超过二千石之职。弟弟年纪刚刚三十岁,德行浅薄,能力平庸,但在台府荣显居于首位,职任清显重要,只怕福过灾生,不久就会应验。我特地请求你把他降职贬官,以求保住我们这衰微的家门。”谢瞻屡次向刘裕陈请。刘裕命谢瞻任吴兴郡太守,谢瞻又亲自陈述请求谦退,于是改任豫章太守。

谢晦有时把朝廷的机密之事告诉谢瞻,谢瞻往往拿这些事向亲戚和朋友陈说,当作笑谈,用这种办法使谢晦不再敢泄密。谢晦最终辅佐刘裕登基立了功,因此职位高,权势重,谢瞻却因此更加忧虑担心。

永初二年(421),谢瞻在豫章郡患病,不肯医治,希望就此死去。谢晦听到消息急忙赶去,谢瞻见到他,对他说:你是国家大臣,又掌管军机大事,老远地到我这里来,一定会招致怀疑,产生流言。当时果然有人禀告谢晦反叛。谢瞻病重,回到京城。刘裕因为谢晦掌管禁军,不可出宫住宿,就叫谢瞻住在晋南郡公主夫婿羊贲的旧宅,地点在领军府东门。谢瞻说:我有祖先留下的旧房子,为什麽住在这里!

谢瞻临终的时候,留下遗书给谢晦说:“我侥幸能够四体保全,死于正寝,归埋家乡,葬于山麓,哪里还有什麽更多的遗憾呢?弟弟你要勉励自己,既为国,也为家。”于是死去,死时三十五岁。

轶事典故

谢瞻善于文章,辞采之美,与族叔谢混、族弟谢灵运相抗。灵运父谢瑛,无才能。为秘书郎,早年而亡。灵运好臧否人物,混患之,欲加裁折,未有方也。谓瞻曰:“非汝莫能。”乃与晦、曜、弘微等共游戏,使瞻与灵运共车;灵运登车,便商较人物,瞻谓之曰:“秘书早亡,谈者亦互有同异。”灵运默然,言论自此衰止。

史书记载

《宋书 卷五十五 列传第十五》谢瞻,字宣远,一名檐,字通远,陈郡阳夏人,卫将军晦第三兄也。年六岁,能属文,为《紫石英赞》、《果然诗》,当时才士,莫不叹异。初为桓伟安西参军,楚台秘书郎。瞻幼孤,叔母刘抚养有恩纪,兄弟事之,同于至亲。刘弟柳为吴郡,将姊俱行,瞻不能违,解职随从,为柳建威长史。寻为高祖镇军、琅邪王大司马参军,转主簿,安成相,中书侍郎,宋国中书、黄门侍郎,相国从事中郎。

锾钛弟晦时为宋台右卫,权遇已重,于彭城还都迎家,宾客辐辏,门巷填咽。时瞻在家,惊骇谓晦曰:“汝名位未多,而人归趣乃尔。吾家以素退为业,不愿干预时事,交游不过亲朋,而汝遂势倾朝野,此岂门户之福邪?”乃篱隔门庭,曰:“吾不忍见此。”及还彭城,言于高祖曰:“臣本素士,父、祖位不过二千石。弟年始三十,志用凡近,荣冠台府,位任显密,福过灾生,其应无远。特乞降黜,以保衰门。”前后屡陈。高祖以瞻为吴兴郡,又自陈请,乃为豫章太守。晦或以朝廷密事语瞻,瞻辄向亲旧陈说,以为笑戏,以绝其言。晦遂建佐命之功,任寄隆重,瞻愈忧惧。

“永初二年,在郡遇疾,不肯自治,幸于不永。晦闻疾奔往,瞻见之,曰:“汝为国大臣,又总戎重,万里远出,必生疑谤。”时果有诉告晦反者。瞻疾笃还都,高祖以晦禁旅,不得出宿,使瞻居于晋南郡公主婿羊贲故第,在领军府东门。瞻曰:“吾有先人弊庐,何为于此!”临终,遣晦书曰:“吾得启体幸全,归骨山足,亦何所多恨。弟思自勉厉,为国为家。”遂卒,时年三十五。